[全职高手/喻黄]幻想曲(一,13.09.25)

生日的那天晚上做了个很神奇的梦,虽然经不起推敲也不算多有逻辑,但我想记录和加工一下,没想到最近大概真的是被黄少保佑了,连这种事情也能爆字数呢。不算文,大概就是个不严谨的大纲吧。

 

[喻黄]幻想曲

 

黄少天退役在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五赛季结束后的夏季转会期,那时候“剑圣”这个词已经不大被提起了,倒是流云作为“联盟第一剑客”算是被大众公认了。

黄少天离开G市的时候,喻文州还是微微笑着看他,说少天保重,常联系,常回来看看。

黄少天笑得也挺开朗,他放开行李箱轻轻挥挥手说,那是自然,我得拉上郑轩一起回食堂蹭队员餐,队长你也好好打,再拿几个冠军什么的。

他又转过头来,这次倒是收了笑,认认真真对卢瀚文说,“瀚文,好好保护队长。”

卢瀚文都长成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了,一向笑容灿烂、气质阳光、说话治愈,在联盟里那是人气极高,绝对的新一代偶像。然而面对黄少天的时候他却总是有点像还没长大的小孩,这个时候也绷紧了脸,表情郑重地点了点头。

气氛忽然有点压抑了,黄少天又笑了,“可不能再哭了哈。”他打趣了一句。

“嗨……”卢瀚文有点不好意思,“少天前辈,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啦,你可别说了。”

黄少天也笑着点点头,“是啊,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他又抓起了箱子的拉杆,转过身去不再回头,“那这回饶了你们,我就先不说了,再见!”

他估计着队长肯定还站在原地看他背影呢,那就随他看去吧。黄少天想着下了飞机我得记得去家那边的移动营业厅看看,有没有啥双向包月的套餐,管它是友情的亲情的还是情侣的呢。

 

后来他回去还真的办到了一个,名头却是迎接秋季开学的校园青春什么的套餐,晚上他电话和喻文州说起来这个事的时候,喻文州说你想去大学进修那也挺好啊,黄少天说算了算了我都快三十了可没那精神头。

说话的时候他正拿着个头盔敲敲打打,“不过队长,网游好像也有全息的了,说是带上个帽子躺床上就能身临其境进游戏,我刚弄了一个,正想进去瞅瞅呢。”

喻文州说我也看到电竞之家报道了,好像还预测说能挺受孩子们喜欢的吧!

黄少天嗤之以鼻说,不拿键鼠玩还哪有什么技术性和挑战性,现在的孩子们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喻文州笑笑说也不能这么说,那种游戏也许会变成大趋势呢。

 

之后黄少天就真的进了游戏,那画面那世界那建模……实话说可真有点惨不忍睹啊,他在游戏新手村的杂货铺的镜子前边照了照,看着完全Q版包子化的自己,发出了一声“我靠”的惊叹就赶紧真·丢盔弃甲地退出游戏了。

黄少天鄙视地看了看那个头盔,心说就这玩意一万多块钱?还不如去荣耀里搞个橙武给我那小号用呢。

那个一万多的头盔后来就放在他床底下积灰、再也没碰过了。

 

荣耀联盟第十九赛季结束的时候,喻文州也宣布退役了,黄少天在电脑前边看着喻文州最后一次穿着蓝雨战队的队服,依然温和从容地微笑着。

有记者问他,作为联盟迄今为止现役期最久的选手,有什么感想?

喻文州感谢了联盟包容着自己这样有缺陷的选手,感谢了俱乐部一直以来的信任,又感谢了很多人,他第一个说了魏琛、第二个说了方世镜、第三个说了黄少天,之后是那些已经退役的、和依旧在他身边的队友们。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笑起来,看着屏幕里的队长把目光稍稍投向了远方,微笑着说上一个十五年过得如此精彩而无憾,这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希望下一个十五年,无论身在何方,也依然也会如此吧!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出去晨练的时候专门买了一份电竞之家,他翻啊翻,在第三版才找到一块报道在说喻文州退役的事,中规中矩的短暂盘点回顾和肯定,内容也不是很多,和自己当年退役时候的待遇实在是差了太多了。

这让黄少天有点心生不满,索克萨尔可是直到前年都还站在全明星阵容里呢,人走茶凉也不带做得这么绝吧?

这种不痛快让他极是粗暴地翻开第一版的内容去读,它介绍的却是又一个全息化网游的新升级。黄少天看看报纸上的游戏截图,好像比几年前自己那一次糟糕的体验像样了不少。

不过就这种简陋的程度,怎么能和荣耀比呐?还是差太远了。他心里想着。

 

喻文州退役后没像黄少天那样与美食和旅游为伴、偶尔还写写书;他也没有留在蓝雨俱乐部,倒是被联盟招走了。冯宪君主席说文州这样熟悉联盟又热爱荣耀的人才,如果也要婉拒我的邀请的话,那我可真要对联盟的未来绝望了。

所以喻文州就带着他的全部家当从G市的蓝雨俱乐部飞到了B市的联盟总部,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黄少天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他飞来飞去到各个城市各个大洲玩的时候,多要在B市落脚转机。这下就不用住酒店了,偶尔高兴的时候,说不定就直接在喻文州家住上半个月一个月的。

 

长住的时候他就一边写旅游见闻一边和喻文州念叨些杂七杂八的风土人情。曾经的剑圣如今都变成了介绍美景与美食的专家,视角独特、文字也独特,出的书不能算多畅销,但也很有些读者。这事最早或者是借力于他这前荣耀大神的名声和身份,不过几年下来,笔下的文字也算越来越名符其实了。毕竟说话这事、敲字这事,从来也都是黄少天的强项。

喻文州就笑着听,顺手帮他校校文稿、删删着实不必要的废话,也和他说联盟里的事。他们还会一起打荣耀,偶尔加个野团一起打本,拿到什么装备材料的倒是不太在意;偶尔一对一去竞技场PK,虽然手速和反应都和以前没法比了,但仍是黄少天赢的时候多一点。

偶尔黄少天起了坏心思,也会拉着喻文州一起跑去抢boss虐菜,前职业选手再怎么不复当年,虐菜还能是一片血流成河的。这种时候喻文州通常会笑得有点无奈,但手里的术士左一个死亡之门右一个混乱之雨配合得那是可好了,以至于有一次打酱油的浅花迷人路过,一眼认出了正主的张佳乐都不由得感叹了一声,“靠喻文州的心还是这么脏啊!”然后他就在职业选手群丢了个坐标,一大堆早已成为被遗忘的历史的老家伙们纷纷跑来搅混水,boss最后到底是谁抢走反而没人在乎了。

 

黄少天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好到再过个十年八年乃至更久大概也不会觉得腻歪,不过后来他就觉得喻文州的笑容渐渐越来越少了几分真,眉头倒是总不由自主地往一起皱,那表情就好像是当年打强敌前队长独自研究战术时的样子——过了这么久了,他还是更爱叫他队长。

但黄少天也没去问什么,因为那个人是队长啊,所以他就觉得自己不必问。

后来有一次他们一起下网游的时候,黄少天猛然惊觉了一件事,他转过头问喻文州,“队长,荣耀是不是这两年都没开新服啊?”

“是啊。”喻文州微微点头。

“我就说怎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呢……”黄少天停了一下,又问,“85级上限这都有多久没更新了?”

“四年半了吧。”

“……那还真是挺久了。”黄少天说着就随手点开了荣耀的官方论坛,他无声地看过首页,却发现它的在线人数已远不如当年,那些曾经热闹的版块也冷清了许多。

他敏锐地注意到论坛最下边的第一个友情链接图标是他所陌生的,于是随手点击去一看,却是同个游戏公司开发的另个他也多少耳闻过的全息化网游的论坛,会员虽然还远不如荣耀论坛多,然而当日发帖量却足有荣耀的两三倍。

黄少天觉得嘴里多少有点发苦,他拿起桌边上的杯子一口气灌了一杯水。

“来,队长,PK!PK!”他扬起眉对喻文州说。

“好啊。”喻文州笑着回答。

 

那天晚上因为要上班所以遵守作息规律的喻文州按时去睡觉后,黄少天又点开荣耀的官方论坛,挂在“最新回复”栏目最顶上的两个帖子,一个在问什么时候开新服、什么时候游戏会再更新;另一个叫“假如荣耀也能全息化”。

他先点开第一个,才发现主楼是发在一年半以前,而楼主的最后登录时间也已是大半年前了。最后几页回复倒还是最近的,黄少天一目十行地扫过,有人说这么久没更应该快了吧;有人说等得黄花菜都凉了对荣耀好失望,再等半年不更我也去隔壁玩全息了;还有人说死心吧荣耀也就是咱们这种怀旧党还在玩了。

他又点开第二个,这帖子发的时间还不久,有人说哇塞那可酷毙了,荣耀的界面多美啊;有人说那还是荣耀么全息化的话我就不玩了;还有人好似很懂地解释着全息技术能普遍推广的极限,表示荣耀短期内肯定没法全息化,以前的建模做得太成熟,搞得现在反而没法全息还原了……那和联盟比赛现场全息投影是俩概念,你们这些小白不懂别瞎说。

黄少天又去联盟的版块逛了逛,那里也冷清了不少,最热门的几只队伍也远不再与当年的格局相同了,令人欣慰的是蓝雨的人气还算还不错,早就当了队长的瀚文状态也还不错。

关机准备去洗漱时,黄少天总觉得他肩上像是压着点什么,就不自觉挺了下腰,然后又笑着自己摇了摇头。他忽然觉得他好像也有点爱这么没事笑笑了,可见在一起呆久了这生活习惯还真的会传染啊……也不对,队长他可没多话呢。

 

——TBC——

评论
热度(143)

© 逐水浮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