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喻黄]幻想曲(四,完结,13.09.28)

黄少天在G市的机场候机准备飞回B市时,正是联盟常规赛结束、公布常规赛各大奖项的时刻,而喻文州也难得地露面亲自接受了一次采访。

机场的无线网络被太多人分享着,要观看视频那自然是奇卡无比的,但黄少天倒是极有耐心。

喻文州面前的话筒不多,甚至还不如他当蓝雨队长接受采访时多,然而每个人提出的问题却都是如此尖锐苛刻。

他们问联盟今年的最佳新人只能二选一这是不是有点滑稽,问喻主席对荣耀职业联盟的前景怎么看,问喻主席未来有什么打算。

而喻文州的微笑却始终不曾有一丝动摇,他感谢了记者朋友们对荣耀职业联盟的关心,而后十分诚恳地说,“荣耀职业联盟之所以能够存在,自始至终所仰仗的,一直都是每一个热爱着荣耀的玩家,而我今天依然站在这里,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那么,既然我自己对荣耀的热爱犹然未有一丝一毫的磨灭,也自然毫不怀疑其他深爱着荣耀的朋友,不怀疑联盟的明天、荣耀的未来。”

他说得像是很坚定不移,然而又有几人相信呢?又或者,这位联盟主席是否只是在这样说服着他自己坚持下去呢?这就没人知道了。

黄少天恍然想起了多年前的赛场上,曾有一个每一次团队赛里都总是被集火攻击的联盟第一术士索克萨尔,他在心里说队长你再撑撑,等我回防。

 

黄少天飞回B市的时候刚好是周日,他用钥匙拧开了门,恰是喻文州闻声从书房里走出来,看见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就露出个笑容来,“少天回来啦?”

黄少天丢下行李箱做了个扩胸,长长地舒了口气,“是啊,住一晚,明天还要去H市。”

喻文州没问他又要去做什么,也没问他特地回来是为了什么。他们日常地一起吃晚饭,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一起打了会荣耀,然后睡去。

次日他再拉起行李箱准备出门时,喻文州看着他挥手说着“队长那我就走啦”,终于收起了那丝如常的笑意,轻轻地说,“少天,尽力就好,不要有压力。”

黄少天的动作僵了一下。

是啊,这么大的动静,又怎么可能瞒得过?

他慢慢转回身来,他说队长,其实我之前离开B市时也是这么想的,尽力了就不后悔。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

“但是现在我倒是有种预感,我们不会失败。”黄少天的笑容有点年轻时的飞扬,“我们可有这么多人呢。”

“况且……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的面前始终都站着荣耀里最大的奇迹之一啊。队长你身为奇迹居然不相信奇迹吗?欸那我可真要幻灭了……”

“就这样,多看看队长,多看看大家,我就觉得我们也一定能成功吧。”

那句韩文清的震慑技能都没能逼出来的话,他终于对另一个人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

“……”

许久之后,他面前的人终于再次微笑起来,黄少天清晰地看到对方眼角又明显了一点的皱纹和藏在黑发里的星点白丝。

“好吧,少天。”喻文州轻松却坚定地说,“联盟会一直存在,不管多久,都等着你们带着荣耀回来。”

那也是一句他从没对任何媒体说过的话。

 

后来H市那个关于荣耀全息化的由前职业联盟选手们组成的讨论小组被叫做了堂吉诃德工作室。

这个名字是安文逸取的,或许也不能算太恰当,但向来冷静的他在听说这个计划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毫不客气地发表了评论,“一群堂吉诃德。”

然而这样说完以后,他却也飞到H市来一起投入了这一场荒诞的梦想。“在兴欣呆得太久,被传染了。”这是他给出的理由。

堂吉诃德们就这样挥舞着长矛冲向了巨大的风车,义无反顾,就算途中可能要倒下一次又一次,也注定了绝不会放弃。

那是每一个人都小心珍藏在心中已久的火种,纵使严冬已越发逼近,也依然默默地按捺着,无声地等待着最佳的时机,等待着被引燃的一刻。

而此刻火种们聚集在了一起,就势必一举绽放,燃烧尽那郁结多年的意气,再无瞻顾。

 

荣耀职业联盟第二十八赛季开赛的时候,游戏圈内忽然有一个谣言开始不胫而走,而后越传越广——界面最华丽、游戏性最佳的传统游戏荣耀就要全息化了!

运营商尚未对这种传说发表态度,玩家和媒体们却已先一步嗅到了某种敏感的气息,各大游戏论坛关于荣耀全息化的讨论纷纷浮上水面,期待者有,怀疑者有,唱衰者有。

 

电竞之家也适时地针对这个话题做了一次专题,还搞了两派专家打起辩论来。

持期待态度的人说以荣耀的观赏性、可玩性、以及在老一代玩家心中不可磨灭的地位,一旦能够成功全息化,那势必将改变现今全息网游界的格局,甚至一举夺回网游界王座也并不奇怪,而荣耀若能全息化,不仅是众多玩家的期待,更意味着游戏全息技术的一大进步。

反对派则从全息网游的发展历史和运营商角度做出了反驳——想当初荣耀全息化本来就是最众望所归的一件事,然而正是由于游戏系统做得太成熟和逼真,以至于全息技术实在不足以还原那么多细节,所以就一直搁置了下来。而现今,即使全息化网游至今已发展了十七个年头,若要还原荣耀的系统,仍恐是最顶尖最烧钱的技术也未必能达到理想效果的。且全息网游界的龙头老大与荣耀本是同一运营商,又何必冒着风险自拆根基?

一时间众说纷纭,倒是荣耀运营商官方那边,还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态度。

 

身为荣耀职业联盟主席的喻文州自然也被问及了对此事的看法,他的表态十分中规中矩——理解对传统的坚持,也对创新有所期待,无论如何,联盟将始终不畏任何挑战和变革。

“他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去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果然是越来越心脏了……”叶修惊叹着。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啊叶大战术师!”黄少天从来都是极其维护自家队长的,不过这话倒说得在一边无辜躺枪的肖时钦和张新杰纷纷扶了扶眼镜。

 

再到了那一年的冬天,运营商方面也终于松了口——事实上,这事演变到后来,投资合作方面早已不再是退役选手们占大头了。

火种何曾是只藏在几个人心中的?那是曾经伴随过一代人的青春、让无数人为之疯狂过的荣耀啊,又有谁真的能彻底忘却了呢?

日新月异的全息技术终于愈渐成熟,节节高涨的新旧网游玩家们的期待和关注,更有着或者并不算那么理智、却仍有旧豪情的金主……

这一切或许可以叫做水到渠成,又或者是,星火燎原。

 

而曾经牵头来活动这件事的退役选手们,这一次却被运营商主动请来与荣耀游戏全息化的工作团队做全面的交流了——现今的技术终究还有所局限,而全息化的荣耀亦不可能完全复制传统的游戏内容,那么如何取舍设定、如何改革创新,又有谁能比这些曾经的职业选手们更有发言权呢?

而直到这样一场圆桌会议上,当黄少天拿出那些他早已在多年前就开始一点点积累完善的建议与资料、以及不方便出席的队长托他捎来的同样厚重的文字时,才发现准备充裕的,绝非只有自己和队长。

荣耀六系二十四个职业,曾把自己最辉煌的青春全心投入其中的前职业选手们几乎全部从各自的视角、心得与操作习惯上,为全息化的进程提出了最宝贵的意见。

那绝不是一朝一夕的灵感,甚至也绝不是数月或年余的思考整理,当初曾在提起全息化之事时举重若轻、恍似若无其事的大家终于在此时此刻,于彼此的对视中了然、释然。

是啊,这么多年的兴衰起伏,对于一直最深刻地理解和热爱着荣耀、一直见证着它们、甚至多年后仍愿为之孤注一掷的那些人而言,谁又可能真的漠视?谁又可能从未思考过它的出路呢?

只是,那些胸臆早已随时光而沉淀在心底,那份情感早已用最飞扬的人生诠释过,大家不过是都在等待,等那个能够一波成功的机会。

 

不过事后,黄少天还是特别不平地找那个拿出了最多材料、尤其对各职业二十级以下招式设定都提出了详实而切中要害的意见、对全息化起步帮助最大的用了很多年散人的家伙谴责了一下。

他说你准备了多少年了你说吧,那当初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和我装什么呢?

叶修懒洋洋地叼着烟,“看看你有多少决心啊。”

在黄少天发表怒极的抗议之前,那个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人弹了弹烟灰,目光依旧懒散地转了个方向,“……这是唯一能救荣耀的办法了,时机到了的话,我是肯定要去试一试的。但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又是怎么想的……”

他忽然特诚恳地转过头来,“实话说,我是有点揣摩不好,你们对荣耀的热情,还剩下我的百分之几啊!”

“去去去我可是在你之前行动的呢!”

“……你也就早了两三个月吧。全息技术这不是直到最近才勉强达标么,你太心急了。”

“这叫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的精准预判你懂什么啊?”

……

他俩这斗嘴听起来实在不像是两个已年过四十的人,其他的堂吉诃德们纷纷无语地扭过头去了。

 

荣耀职业联赛第二十八赛季后半程的比赛意外地获得了较之前高了许多的关注,或是全息化的消息坐实下来带来的连带影响,很有些年轻人也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这个全息化的事情还没有影子、却已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传统游戏;又或是这重提的旧话也让许多本已渐渐忘却了往事的人们再次想起了曾经的什么,而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却惊喜地发现,那项曾经陪伴过自己青春的电子竞技比赛居然还依然存在着——

纵使多年的风吹雨打后,它已远不如昔时的光辉,然而,却终究未曾消亡啊。

那么,在它即将改头换面、蜕变重生之前,就让有心的人们再送它这最后一程吧!

 

联盟第二十九赛季结束后的夏休里,有一天黄少天对喻文州说,队长,我听说全息荣耀好像快开始封测了。

喻文州笑着说速度很快啊。

黄少天说那大概不是一下子开到85级吧?

 

联盟第三十赛季的春节休假前夕,曾经的职业选手们纷纷接到了一封来自荣耀运营商方面的邀请函——全息化的荣耀游戏终于进入到了内测的阶段,而这项试玩的工作,自然无人能比曾经提出过最宝贵建议的大家更加适合。

这当然不会有人拒绝,因为是删档内测,大家也不必顾忌太多,纷纷不假思索地建起曾经最熟悉的ID,亲身进入了这个曾经最熟悉的游戏里。

一群在荣耀网游中如雷贯耳的神级ID以新生的姿态出现在空无他人的新手村,曾经起步时的感受或者还能忆起,然而全息化的体验和操作对大多数一直坚守在键鼠传统游戏阵营的人而言却还有些陌生。那感觉既是新鲜又是欣慰、也不乏震撼和感叹,有些心情已不必再说,而大家对练级和PK的热情,却恍似回到了二三十年前、刚刚懵懂地接触到荣耀的时刻。

二十级以下的时段必须是叶修的绝对领域,这也不禁令一众前职业选手都回忆起了自己初入联盟被虐时的往事。

于是在君莫笑得瑟着他突破了自己单人PK 37连胜的记录的时候,就终于被新仇旧恨一起上涌的群众们集火干掉了,只有毁人不倦厚道地默默帮阵亡的前队长捡走了那个被爆掉的还只有5级的自制神器千机伞。

夜雨声烦心满意足地退到索克萨尔身边,朝着对方眨了下眼——这也是全息化游戏更优于传统游戏的细节之一。

“队长,操作跟得上意识的感觉,很棒吧!”

索克萨尔微笑着点头,“是啊,有生之年,居然真能体会到啊。”

“是啊,”夜雨声烦也掂了掂手中的光剑,切实感受着那真实的触感和重量,“有生之年,居然还能找回来啊。”

他们相视而笑。

 

联盟第三十一赛季开始的时候,在传统荣耀服务器依旧保留的基础上,全息荣耀在万众瞩目中正式进入了对外公测阶段,对过去的设定有继承也有改良,游戏的上限为四十五级,无数新老玩家蜂拥而至,一时风头无二。

后来,自然也有人过了新鲜感便离开,不过荣耀终究是荣耀,这烧掉了无数资金、花费了无数人心血、寄托了太多期待的盛宴终于开席,则必不令人失望。

更多的人留了下来,并欣然期待起传说中的改良过的神之领域究竟何时方能一现真容。

 

联盟第三十二赛季的全明星赛终于恢复了在电竞频道的电视直播,而全息化竞技也第一次在荣耀职业联盟亮相了,这被视为职业联盟改革的一个征兆。

 

在第三十三赛季开始前,联盟增加了几场不计成绩的全息友谊赛,这获得了诸多电竞媒体的广泛关注。

 

在荣耀职业联赛第三十四季后赛开赛的暑假时段里,令众多玩家期待已久的全息荣耀五十级终于更新,传说中的神之领域高调地揭开了全新的真面目。

完成神之领域的挑战对即使已不再年轻的前职业选手们而言,仍旧是完全不成问题的。然而联盟诸事纷繁,喻文州的马甲的练级速度自然就照黄少天的差了一截。

黄少天一边和一群过去的队友或是冤家对头们在神之领域PK和抢boss,一边掐着日子算起季后赛何时能够结束来,待到喻文州能稍微清闲些的时候,就催着他赶快把神之领域的挑战过了。

喻文州倒是没想通黄少天在心急什么,然而当他终于站在神之领域的土地上、第一次怀着赞叹之情环视过面前壮阔而逼真的地图时,流木就出现在他面前问他,“队长,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夏季转会期开始的日子吧?”喻文州有点不确定地回答。

“是啊,”流木轻轻点了点头,语气里却有些叹息,“所以,队长也退役十五年了啊……有什么感受没?”

喻文州顿时了然,他微笑着说,“精彩而无憾。”

 

荣耀职业联赛第三十五赛季开始前,联盟公布了新赛季的新规则——常规赛的一半赛事将以全息形式进行,于是在转会期关窗前,联盟里出现了几位由隔壁的全息联盟转会来的新选手。

 

第三十六赛季比赛结束后,联盟再次发布了一条重量级的新闻——下个赛季,荣耀职业联赛将恢复阔别已久的十二支队伍赛制,同时挑战赛亦改为传统电竞与全息电竞并行。

 

转眼又是三年,随着一次次的微调,在第三十九赛季结束后,联盟总部终于宣布,在荣耀职业联赛的第四十赛季里,常规赛与季后赛均将采取全息竞技形式,而参赛的队伍,亦将再次扩充为十六支。

亲口公开了这个消息的人是喻文州,他的眉梢唇角依旧挂着记者们早已熟见的笑意,最失意的时候也未曾泄露过一丝沮丧,而今,也依旧从容淡然。

待到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终于从这两条足堪作为头条的消息中恢复平静的时候,这位至今也仍然堪称正当年的联盟主席忽然对着台下认真而诚恳地鞠了个躬。

他说,荣耀职业联盟即将步向又一个全新的阶段,所以也需要一位更加有能力和魄力的人,来主导未来带有挑战性的新工作。

他说,即日起,我在荣耀职业联盟中的全部职务均将移交他人,感谢大家多年来的支持和帮助,希望荣耀为越来越多的朋友所喜欢,希望联盟蒸蒸日上、赛事越来越精彩,竞技水平不断提高。

一片震惊的哗然中,喻文州微笑着发表了简短的辞职感言。

黄少天在电视机前笑着比了下拇指,却未置一词。

 

荣耀第四十赛季的全明星赛举办在传统老牌强队——蓝雨战队所在的G市,喻文州终于在联盟的力邀下出现在了现场。一片震天的欢呼声中,现场的走向却与彩排时有所不同,他意外地看着新一任的联盟主席神情庄重地向自己走来,双手递过一个本来不应存在的奖杯——第一届荣耀职业联盟终身成就奖。

不算太长的颁奖词回顾过这位传奇的蓝雨战队前队长、荣耀职业联盟前主席多年来的辉煌业绩,称他曾是蓝雨的基石,亦是荣耀职业联盟由传统过渡到全息的奠基人,坚定不移地带领着联盟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又随着游戏的步调大胆改革,于是方有联盟今日的辉煌与荣耀……

大屏幕上回放着一部短暂的记录片,从蓝雨训练营到蓝雨战队、又到联盟总部的岁月里,有一个始终从容微笑着的人,光阴褪去曾经的青涩,也些许刻下了轻浅的印记,却从未带走那份最初的执着。

“有点太任性了。”他依旧从容地笑着接下那个奖杯,却低声对继任的年轻后辈道,“这样可不行啊。”

“我的经验实在不足啊,这次就靠喻主席圆场了。”对方也颇为继承了神髓地笑着应对回来。

千万注视下,喻文州把目光遥遥投向了远方,面上依旧是那未变的笑意。

“这个奖项,我实在有些受之有愧了。”他忽然眉眼生动地舒展开,却说了句完全不符合自己的风格的、令人不明所以的话,“我想……它本该属于一群最执着的堂吉诃德啊。”

现场在冷了两秒钟后,观众们还是纷纷努力捧场地发出了笑声,同时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感叹这位联盟前主席……这些年果然还是有些心力交瘁了吧。

“队长这一世英名啊……”此时此刻的VIP包厢里倒是有个人正在扶额,“回去一定会在群里被大家嘲笑到死吧况且他打字又慢……早知道我就答应一起上台了,这可真是的。”

 

当天晚上,荣耀官方论坛的联盟版块上悄然出现了一张帖子,之后的几天里它一直飘在首页的最热门贴上,被人工置顶了很久。

后来也有人悄然丢了个帖子地址在职业选手群里,一众新老选手纷纷随手点进去围观。

 

帖子的主楼其实毫无文采和条理可言,好多感叹号倒是足可见证内心的激动,内容无非是喻文州啊啊啊!!!啊啊啊喻文州!!!!这么多年我还是他的NC粉!!!……之类的言辞。

然而帖子的标题取得却很有些意思,以至于前几个回帖纷纷指控楼主是个标题党,不过到了第六层,有一个叫做蓝桥春雪的ID发了一篇长长的回复,他说标题让人感慨啊,那我就借LZ的标题回忆一点过去的事情吧。

于是这位蓝桥春雪就用很平淡却详细的语气从联盟的第四赛季之初讲起,讲有一个出名的手残叫喻文州,讲有一个同样出名的话唠叫黄少天,有一个没干劲的郑轩,有一个离开了的狂剑士叫于锋,还有同样离开了的盗贼林枫,还有大心脏的宋晓、精灵流的李远、悲催的偶尔充当诱饵之职的徐景熙、最年轻的小选手卢瀚文……

他说的开心,甚至还贴了几张多年前传统游戏里抢野图boss时的截图,圈了红圈说这是谁谁谁的马甲、那又是谁谁谁的马甲、你看那个时候流云还在打网游呢、文字泡最多的那个就是黄少最好认了……等等。

后来有人回帖说拜6楼啊您当初也是高玩啊这个ID我还记得!也有人说切是在冒充吹牛逼吧!还有人指出应该说得更多啊,魏队和方队时候的历史呢?

 

在后来这回忆就不再仅限于蓝雨了。

“霸图!不解释!一如既往!不解释!”

“兴欣真·奇迹谁敢不服?!”

“轮回轮回!”

“虚空双鬼!”

“繁花血景TTATT”

“舍身一击!!!”

……

 

当帖子开始步入这个走向之后,就演变成各个战队和角色、队员们的死忠粉互相晒自家的战绩了。

很多不太常见的、珍藏在私人硬盘上的往事的报道、截图和视频纷纷被上传贴出来,那些早已不再年轻的玩家们依旧热情洋溢地吵着嘴架,粉粉黑黑战成一团,或许并非为了再去说服谁,却只是在追怀那些早已逝去的青春吧。

 

黄少天滑着鼠标滚轮随便看,还把喻文州叫过来问队长你还记得这是哪场比赛的视频吗?这又是什么时候的报道?还有这种事怎么我一点印象都不剩了呢?

喻文州就笑着应声,有的还能记得出处,也有些则是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了。

黄少天说这个帖子挺有趣,就是标题……队长啊,我咋觉得这个标题有点那啥呢?

喻文州笑着说也没什么吧,本来就是玩家随便发的帖子。

黄少天最后点点头,是啊,反正不管是好是坏,也都是大家一起的了。

 

与此同时的职业选手群里也在嘘唏和感慨。

“哇塞这出神入化的猥琐!前辈果然是前辈!”

有人发出了一句对象不明的惊叹,魏琛和方锐一起冒出来,同步地打了个问号。

 

“哦哦哦1分17秒KO骑士!狂剑就该这样啊!!”

这是在感叹再睡一夏某一年的某场挑战赛。

 

“看到了传统版的散人快打!”

一群被荼毒过的初代选手们纷纷发上鄙视的白眼。

 

“我靠原来我们老板当初这么威这么霸气啊?!”说话的是个微草的小队员

“因为那是键鼠操纵啊,你让大眼现在骑着全息扫把这么飞上个十圈二十圈,看他晕不晕。”黄少天随手泼了盆冷水。

顿时锤桌笑的表情被排了长长一队。

“所以魔道学者的全息操作也调整了啊。”高英杰在其中温和地插了句嘴。

……

 

这个话题在群里也终究聊着聊着就掀了过去,倒是论坛里的帖子又持续讨论了很久。

后来有耐心的坛友将这个信息量大极了的帖子做了个脱水版,之后又被版主加了个高亮置顶。

最后达成了神贴成就的某个往事回顾合集就一直挂在荣耀论坛的联盟版首页了,纵使传统荣耀早就成为了网游界已然翻过的历史,渐渐为光阴所覆盖,最终沦为象征着追忆的名词,然而有这样的一方天地、一片空间,它生动详实地记录下了那些年的那些人和那些事,英雄们从不曾老去,永远都停留在自己那最好的时光里。

于是每一个走进荣耀职联版块的人都能在第一眼看到那么一句话——

“一生的荣耀,荣耀的一生。”

 

——END——

 

后记: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有必要为这个其实很短的故事写个小小的说明吧XD

时间大概是9·11,在生日结束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个很神奇的梦,醒来后大概还记得七八成。虽然回忆一下也觉得,如果要以大纲而非梦的标准去衡量的话,它实在不能算合理和有逻辑,但自己还是有被一些情节戳到了,即使过了好几天,也还是忍不住再去回想。

于是忙完了手头的事情,我就还是决定复述和加工一下它了。虽然明知以自己的见识和浅薄能力并不足以把梦里的情节修正得严谨和现实,哪怕抛却逻辑只看细节,这个被我讲出来的故事也必然会如“皇帝每天劈柴都用金斧头”的言论一般,是十分贻笑大方的吧!

 

因为梦里出现了很多很多全职中的人物,我明知以自己的能力必然把握不好,也很担心那些在梦里随便而凌乱的情节,一旦被表达出来,则可能会变质和引人往深去联想,所以写作的过程中其实是有些战战兢兢,会怕无意中降低了自己所喜欢的CP的精神格调、也怕无意中黑了其他姑娘心里喜欢的角色。

但这个故事本身,其实就是为了那一段很多角色干脆的表态、以及“一生的荣耀、荣耀的一生”这两个部分而存在的,所以请原谅我就自私地完全保留了梦中这两段最感动到自己的部分吧>.<

 

而关于梦到的人物的反应,其实自己在这几天里也有仔细斟酌,这个设定有何处不合理、哪里需要打补丁,结果前边放的小伏笔还没来得及揭开、想好的补丁部分还没写完,就先看到了他处论坛关于这么一篇并不成样子的大纲的一些议论。

首先真的是有些受宠若惊,感谢推荐了这个故事的姑娘;其次也要对被雷到的姑娘们说一声抱歉,姑娘们的意见我有看到,真的很有道理。其实我之前也多少有想到些,不过的确没有大家思考得那么深刻。固执地要去保留梦里的那个部分,却又没及时更新补丁,这是我的不严谨、写作态度不够负责、手速也不够快,真的要对因此而产生不快的姑娘们好好说一声,对不起=3=

 

于是参考着姑娘们的看法,我努力在本来准备发出去的补丁部分做了些加强,最后索性就一鼓作气完结了这个故事……设定和细节上的硬伤恐怕已是自己的能力和见识所不足以修正的,但还希望能尽量用文章后半部分把一些对人物的解读表达出来吧。

我相信着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真正的热爱着荣耀,倘若真的出现这样倾颓的危机,无论和喻队有无关系,黄少都不可能坐视荣耀一直这样下去,而其他的角色亦然,不是为了谁,都只是为了自己那颗爱着荣耀的心。

但既然是CP文,如果能在这样的过程中,表达出患难中的两个人相互理解、相互把对方的存在作为注定要去努力和坚持去追求的事情的一部分动力,那又是何其美好的感情呢?不过看到了一些姑娘的反馈,似乎因为自己描述不当,以至于表达得有些本末倒置了orz

希望最后的最后,这种心情能通过完整的故事传达出去吧,如若不能,那真的就是自己的脑力和笔力不足了,真的很对不起认真看过和思考过这个故事的姑娘们orz

 

……大概就是这样吧,我想说对不起,也想说谢谢。

其实在这个故事动笔前,自己已决定好,如无意外,在此之后就不会再写全职相关的故事了。从一时兴起的《知不知》,到信心不足的《告白》,再到这个因为不严谨和欠逻辑而引发了争议的梦的大纲《幻想曲》,感谢全职圈的姑娘们给我的鼓励、建议和意见,这是我进行同人写作的这些年里,收到反馈最多的时刻,它们之于我,都是一段如此温暖而宝贵的经历,真的很感谢大家=333=~最后,也祝姑娘们都能找到更多喜欢的文章XD

 

评论(29)
热度(216)

© 逐水浮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