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喻黄]幻想曲(二,13.09.26)

因为双商不够,所以每次要写喻队绵里藏针的犀利时都分外压力山大=''=

 

荣耀职业联盟第二十一赛季那一年,喻文州三十五岁,黄少天旅游归来看到他的队长时,眼尖地发现了对方头上的一根白发。他叫喻文州站在原地别动,凑过去摒着呼吸小心翼翼地把它拔了下来。

喻文州看到那根白头发也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还真是老了。

黄少天立时发表了抗议,他说这是哪跟哪啊,队长你可太多愁善感了,明明就是水土问题,水土问题而已,B市可不是G市,这是住得还不习惯吧。

喻文州也不和他辩,只是笑笑说那也有可能吧。

黄少天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什么叫有可能啊,分明就是!就像我这回去英国吃了不少黑暗料理那可真是太令人发指了,惨得我欸……下本书我一定要把这一点大书特书。

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最后点了点头,“是有点憔悴,晚上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夜宵。”

黄少天的眼睛有点放光,“外边的饭我可是吃够了,队长你给我做个蛋炒饭吧!”

“……”

喻文州最后拍了拍黄少天说,“好吧……看来这回你可真是受苦了。”

 

喻文州去做蛋炒饭的时候,黄少天就一手拿着一根筷子有点无聊又有点迫不及待地一下下互相敲着,口中还说着这一趟旅游的见闻。

他说,队长,我这回见到英格兰荣耀职联的选手了,还切磋了两把,输一局赢一局,算是给国际友人个面子吧!

喻文州应声说这挺好。

黄少天又说,风格啊还真和国内差不少,估计也不是他们联盟顶尖的,这要是再往回推个七八年,被我秒杀妥妥的。

喻文州说是啊,少天可是大神呐。

黄少天也笑起来,笑容里有点欣慰,他说,还好,我这大神之名也是给瀚文继承,能传给队内的孩子多好啊。

喻文州把炒饭端上桌说,瀚文现在的状态还成,我估计至少还能再打一两个赛季吧。

黄少天也点头,“真羡慕这孩子,没准都能破了队长的现役期记录呢。”他有点怀念地说,“想当初咱们还是十八才能进联盟,之前活生生在训练营呆了三年啊三年!三年时间可多宝贵啊!”

然后他就埋头消灭那盘香喷喷的炒饭去了,很难得地连话都顾不上说了。

 

联盟第二十三赛季结束时,蓝雨战队队长卢瀚文宣布了退役,一起看视频的时候黄少天说这孩子也稳重多了啊,我还记得第一次带他去记者会时候的事儿呢。

喻文州点头说,是啊,那时候是咱们仨一起,他好像才十四五岁吧。

黄少天掐指算了一下,他也是十五年,没超过队长呢。

喻文州笑着说在乎这个干嘛?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像是稍微有点心不在焉,“队长,你在想什么呢?”

喻文州稍微意外了一下,最后他笑着说,没什么,明天我也得开个新闻发布会,正在想要怎么应付记者们。

那时候的喻文州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联盟新闻发言人了,冯主席是要把这个从来就好评度很高的蓝雨前队长作为继承人来培养,这大概已经不能算秘密了,黄少天知道需要队长亲自出马那必是意味着联盟将有不小的事情发生,不过他倒也没仗着特权非得提前问。

他说队长我忽然开始同情你了,明明都退役这么久了,还得和那些人打交道。

“还行,都习惯了。”喻文州的笑容看起来没什么压力。

 

然而第二天黄少天看到那场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就知道事情并没那么简单了。

喻文州很难得地面上一点笑意都没有,语气倒是依然从容不迫。他说,结合现今联盟的实际情况和部分俱乐部提出的申请,荣耀职业联盟第二十四赛季的赛制将进行一些变革——比赛队伍将精简为十二支,同时挑战赛、常规赛和季后赛的赛程也将做相应的调整。

台下的记者们在震惊中轰然,黄少天捏紧了手里的鼠标,耳畔仿佛听见了一个巨人正在挣扎着却仍止不住要倒下去的声音。

然而记者会上的喻文州还是那么镇定从容,他说,大家有问题尽管提,我会尽量解答。

于是现场一片混乱,问题和质疑此起彼伏,最后又都被喻文州冷静地一一应对了,关键问题都得到了解释,阴阳怪气的都吃了瘪,伤感祝福的都得到了安抚感谢。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沉静地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地娓娓道来,仍像是当年蓝雨战队最坚实的基石,他不觉出神起来,直到喻文州终于做了这场明明短暂却似漫长的发布会的总结。

“荣耀还在,联盟还在。”他的队长这样说着。

 

荣耀职业联盟存在的第二十五年里,联盟主席冯宪君以年事已高、心脏不好的因由请辞了,而接任主席职务的,却是才进入联盟工作六年、资历与身份明显还不那么够的喻文州。

原因无他,上到联盟工作人员、下到各个俱乐部的成员和队员,太多仍有野心和追求的人早已带着经验与期待,去往了新兴却饱受关注的全息化网游的职业联盟。说到底,荣耀也不过就是一个游戏,就算是一个曾经站在辉煌顶点的游戏又能怎样呢?这个世界上又哪里会有永远不变的冠军、永不覆灭的王朝?

不过电竞之家倒还是游戏界发行量最大的周报,这一次也破例给了已经久未有太多关注的荣耀职联一个头版头条。冯宪君的叹息与喻文州的微笑并列左右,标题还算是中规中矩的介绍世代交替、权柄更迭,然而内文却显然已不再对荣耀职联有任何期待。特约评论员说,就算喻文州曾是荣耀职联最辉煌时最负盛名的战术大师之一,可大环境如此,再多高明的手段,也不过是在全力维持一个膏肓病人奄奄的生命,他是个高尚而有觉悟的医生,却注定已无法成为力挽狂澜的英雄。这坚持的情操固然可贵,然而却已悲壮如末世帝王了吧。

 

黄少天没看完全文就把报纸狠狠揉成一团远远往纸篓里一丢,然而这个从来很有命中率的动作这一次却失了准头。喻文州弯腰捡起那团报纸,不带火气地摊平开来,“别丢啊,我还没看完呢。”

“这是胡扯呢!”黄少天的眼中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他们谁懂荣耀?谁懂队长啊?”

“是啊,”喻文州居然还笑得出来,“懂荣耀的人的确是越来越少了;不过我的话,不是还有少天懂嘛。”

黄少天的一腔火气顿时没得连一点点火星都不剩了。

“咱们可都不年轻了,少生气少上火。”喻文州最后说。

“嗯,队长说得是。”黄少天平静地回答,心中的某个早就盘算过多次的念想却越发不可遏止地清晰起来。

 

其实喻文州答应这件事之前,是没瞒着黄少天的。他三言两语说了冯主席的托付和歉意,然后问黄少天怎么想。

这早已是无法也无需自欺欺人的时刻,黄少天没说荣耀毕竟还有不少玩家呢,也没说反正运营制度这么成熟了怎么还能再维持个几年吧,他也没说队长你别答应了吧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呢?

他非常干脆简练地说,蓝雨的基石在哪,剑就在哪。

那是个很久很久都没再被人提起的称呼了,喻文州于是笑起来,眼角稍稍弯出一点浅浅的纹,“蓝雨还在联盟里呢。”他说。

“是啊,还在。”黄少天顿时了然,他点点头,“虽然今年成绩是不太好,但也还有明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能拿个冠军了。”

 “对。”喻文州真正地微笑起来。

 

联盟第二十六赛季,参赛的队伍已然只有八支了,那一年的冠军是老牌强队微草,喻文州上台把奖杯颁给那位已经不算太年轻的队长时,依然笑得温和,他没勉励地说再接再厉,而是诚恳地道了一声,“感谢你们对荣耀的坚持。”

夏季转会期时又有几位老将退了役、几颗比较受瞩目的新星解约去了隔壁的全息职联,虽然操作大有不同,但职业选手的意识、对游戏的悟性与心理素质,却是到哪都通用的,然而新注册的选手却已寥寥无几了。

得到机会采访喻文州的记者含蓄却隐带尖锐之意地提出了这个状况,状若虚心地请教上任一年却未能作出太大成绩的联盟主席。

“看到新人就想起了自己的往事啊,”喻文州笑着说,“以前我可是训练营里最出名的手残,传统游戏不像全息,这是致命的缺陷了。”

“不过我最后还是被联盟接纳了,又一路走到了今天。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啊。”

“荣耀里从来不缺少不可思议的事情呢。”他最后由衷地笑着感叹了一句。

 

当这个荣耀职业联盟主席喻文州四十周岁的个人专访做完之后,他客气地送走了记者,转回来打开电脑继续研究多年来联盟的历届赞助商的记录,心如止水。

同一时间,黄少天的QQ里响起了好友上线的敲门声,他正在卡稿子,就随手拉开看了一眼。名字还在闪烁的那个账号是队长,QQ签名好似刚刚改过,就只有两个字——

“不惑。”

 

——TBC——

评论
热度(88)

© 逐水浮萍 / Powered by LOFTER